<strike id="jxbpv"><dl id="jxbpv"><ruby id="jxbpv"></ruby></dl></strike>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<span id="jxbpv"></span>
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xbpv"><i id="jxbpv"><del id="jxbpv"></del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<span id="jxbpv"><video id="jxbpv">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<th id="jxbpv"><video id="jxbpv"></video></th>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<span id="jxbpv"><video id="jxbpv">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jxbpv"><dl id="jxbpv"><ruby id="jxbpv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jxbpv"><video id="jxbpv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jxbpv"></strike>

【身邊的榜樣】閱讀,尋找完整的自我 ——丁如杰

發布時間:2019年6月6日 14:45:59 瀏覽次數:

丁如杰同學被評為2018-2019學年圖書館優秀義工


739834d956a4c4a2b40ce6fe268b3d3.jpg


初夏剛至,木槿花香還未走遠,而我,卻已踏上了去雪國的那班列車。來到村島和駒子住過的那家旅舍,站在窗邊,欣喜的望著,夕陽余暉下的雪峰層巒。

我的生命,非常幸運。因為我在不經意間,竟然已經找到了那些散落在各個時代、不同地域的自我。而這一切,都要感謝那些真正的文字,它們讓我重獲新生。

一個平凡的生命,抵擋平庸的最好方法,就是閱讀。閱讀那些真摯的情感、閱讀那些炙熱的靈魂、閱讀那些不同的歷程。

在我看來,這個時空下的我,并不完整。因為時間的長短,空間的大小,維度的固定,將我牢牢的形役于此。那個形役的我,如同在蒼茫的黑夜草原上不知方向的走著;而經典的文字,如同黎明前的第一絲曙光,透過地平線,照耀在我的臉上。

我依稀的記得,林語堂先生,是我第一位遇到的朋友。他和蘇軾,一同和我歡談在赤壁的扁舟上。那一次暢談,讓我知道一個瀟灑的人生,居然可以“也無風雨也無晴”。隨著玉堂的視角,讓我知道,還有和他一道的三味書屋、那個鮮明的方鴻漸、走在人生邊上的楊先生。在這個歲月里,我找到了讀書樂趣的“我”。

同時,我也在東坡的嬋娟夜色里,看見了五花馬的太白、凌絕頂的老杜、采菊的歸去來。一曲曲杯觥交錯的春江月夜,不小心間竟驚起一灘鷗鷺,連河東君都改名“見我應如是”,而我在一旁也悄悄地用起了“寧遠”的名號。這個自由的國度,讓我找到了那個詩化生活的“我”。

如果說,詩和文學讓我踏出了第一步。那這一步還僅僅是個開始,因為我沒有找到那個覺醒的我??烧鎿吹那楦锌偸墙洑v的結果。斯塔夫里阿諾斯,這位可愛的老頭子用獨特的筆調、別致的視角,讓我隨著人類的史前史一路追隨到了二十一世紀。原來一個群體的經歷也是那么有趣和意外。而此時,李耳卻意外中來到我的面前,留下五千言,西出函谷,不知所蹤。老子的五千言和斯氏的動態演化,就像毫不相關的兩種化學元素,遇到一起,結成了新的物品。而這個物品,在陳寅恪先生的“獨立自由”的催化下,讓我意外的發現了覺醒的那個我,就在身邊。

為什么“世間好物不堅固,彩云易碎琉璃脆”?讓我深思,也使我不得不再次出發。有些風骨縱然奇特,可誰也無法忘記一些事實,那就是萬物差異所造成的種種沖突。每個時空中,那些零碎的我,都發現自己有一個內部的王國和外部的世界。而這雙重的身份,讓我不得不逼問自己:你存在的意義是什么?覺醒之后該干什么?存在的屬性又是什么?

亞當·斯密,這個終身未娶的紳士,他說:“自利是人類行為中的一個最強大的動機,但絕不是唯一的動機。仁慈和愛是家庭的延伸,最受影響的是家庭中的勞動分工,它在現代經濟勞動分工中發揮的作用是極其有限,要依靠仁慈和愛來提供充分的勞動分工和市場交易是不可能的,從家庭分工、人格化交易向社會分工、非人格化交易的轉變,這是傳統經濟向現代市場經濟轉變的根本動力和標志?!闭荡藭r,機緣巧合的我,走進了羅本島監獄中曼德拉的身邊和年輕的林肯身邊。這似乎讓我感知到,我需要自我締造,締造成一個可以銜接個體與群體的人,一個獨立自由、追求自我解放和群體解放的“人”。

一流科學的發展,讓我有機會窺探宇宙的誕生和演化,也讓我看到生物的本質,潛意識和意識的神奇,以及我們的外部世界那些點點滴滴。玄妙的黎曼幾何,薛定諤的那只貓,歐幾里得演繹推理,讓我知道客觀化必然需要。

當我重新審視自己,發現我尋找到的只是那一部分的我,有的也只是淺層的我。還有更多的我需要繼續發現,還有更多的朋友需要找到。有的朋友,還需要去重新認識。

或許,是在另一個瓦爾登湖,亦或許是在另一個陶然亭。我還會在真正的文字中找到,那些失散的靈魂,那些我未曾發現的自我。



 

供稿單位:圖書館

編輯發布:宣傳中心

亚博棋牌app